回歸根本, 出路就在咫尺間

有一個人, 憂愁了一段日子, 在工作上有萬般的冤屈, 對於很多人和事情越來越看不順眼. 這個人每隔幾個月會去一趟旅行, 希望藉此離開讓他有挫敗感的工作和人際壓力, 令自己可以回氣. 這次他來到一個陌生國度. 他拿著一早精心規劃好的路線圖, 趕在入黑前找到在小鎮裡的酒店. 

走了大約一小時, 他迷路了. 夕陽西下, 他走著走著, 走進了一條巷子. 這條巷子看來已經荒廢, 沒有街燈, 四周無人. 突然, 眼前一黑, 夕陽的微光也消失了. 他心裡惶恐起來, 亮起手機的螢幕, 東摸摸, 西摸摸, 希望能找到出路, 一個人或是什麼. 一時之間, 他腦海裡放映著最近工作和家庭方面讓他感到非常挫敗的片段. 他想到每次去旅行自己都會迷路. 這次花了很多時間準備路線圖, 結果還是迷路, 而且還在入黑走進一條荒廢的巷子, 出不去. 他感覺猶如被重拳狠狠擊倒.

“我點解如此失敗!”

他沮喪得跌坐地上, 雙手環抱雙膝, 將自己的臉埋於胸口處. 他的內心正在打風, 狂吼亂砸.
不知過了多久, 他抬起頭, 看見牆角的一個影子—靜靜的—跟他內心的混亂產生了強烈對比, 讓他更感到煩躁不安.

他脫口向著影子問道: “唏, 你是誰? 你為什麼在這裡?” 說罷, 自己也感到可笑.

“我一直都在這裡.” 聲音從牆角傳出來.

他一陣詫異.

人很多時候在陌生的環境, 沒有熟悉的東西保護, 會卸下防衛. 他竟然開始跟牆角的影子對話起來. 他問道: “你為什麼會在這個又黑又荒廢的地方?”

“我最討厭這種地方.” 他心裡投訴著, 卻不敢對影子說.

“在這種環境我才能生存, 繼續滋長和強大.” 這時候, 影子的黑暗越來越擴張, 越來越深沉.

他感到自己完全被黑暗包圍著, 有種絕望氛圍, 讓他心裡恐慌起來. 他雙臂掙扎著, 嘗試去擺脫它的籠罩. 可是, 當他越掙扎擺脫, 影子的力量就越大. 他意想不到虛體的影子竟然如此強勢有力.

“你到底是誰? 他的聲音微微顫動, 身體繼續掙扎推開這股影子.

“你認為我是什麼, 我就是什麼.” 影子的聲音宏亮.

他不斷跟影子角力. 這種角力有種熟悉的感覺—就是他每天在工作和家庭裡的角力經歷.

那些角力就如現在他和影子的角力般, 他總是掙扎逃脫不了, 總是失敗那方.

“我出外遠遊就是想離開那些讓我覺得自己很失敗的事情. 估不到人不管走多遠, 還是揮不去最想擺脫的東西.” 他沮喪地自說自話.

“你為什麼跟著我, 纏著我?” 他內心躁動, 很厭惡這個影子.

“我只是做好本份.”

“哦, 你的本份是要我失敗!” 他感到非常憤怒.  “這個世界嫌棄失敗, 推崇成功. 失敗讓人難受, 沒有人喜歡失敗, 正如沒有人喜歡黑暗. ” 他感到非常無力, 別過臉, 不想望著影子.

“如果你要成功, 你必須要看見我.” 影子的聲音堅定.

“我是來幫助你往上走, 往前行, 讓你逐步實現你想要的人生.” 影子繼續說.

“你的意思是…你出現的目的是讓我成功. 你是站在我這邊……?!” 他固有的思想航道彷彿開闢出了一條新支路. 他停住了掙扎, 不住思索.

驀然, 他發現自己原來不再是背靠著牆坐, 而是「返身」 向著在黑暗牆角的影子, 與它面對面交談. 影子已經沒有那麼讓他感到恐慌和討厭.

咿, 影子的黑和暗正在減退. 他感到好像「鬆綁」了.

“影子怎麼好像與我很貼近.” 他心裡驚訝地想.

頓然, 明瞭.

他抗拒, 推開的不是影子本身. 他一直抗拒, 推開的其實是對於「失敗」感到自己無能, 醜陋和軟弱的部分.

影子以平白的方式讓他親自看見自己內心真實的世界. 這樣反而讓他感到被明白, 被接納.

他察覺到剛才打大風的內心平復了. 抬頭一看, 目光凝住了—繁星佈滿了黑夜的天空.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壯觀的天文景色.

“有漆黑的襯托,才能夠顯出星星的閃閃光亮!” 他讚嘆的說.

“我既可以是被你遺棄在角落的黑暗影子, 我也可以是襯托閃亮星星的黑夜.”

他想起影子剛才所說的—你認為我是什麼, 我就是什麼. 他仰望著黑夜星空彷彿明白了失敗與成功一體兩面的互動關係.

此時此刻, 他與影子, 安靜地, 一起欣賞著壯麗的星空……

一道光線閃進他的眼睛. 睜開雙眼, 柔和晨光映照下的荒廢巷子有一份閑靜. 同一條巷子, 日夜景況大不同.

他揉一揉雙眼, 往牆角那裡一看, 影子不見了. 他感到若有所失.

他沉思了一陣, 似有所悟: 沒有無邊際的黑暗, 也沒有無邊際的光明. 同樣, 沒有無邊際的失敗, 也沒有無邊際的成功.

他心裡一陣觸動. 要不是這次迷路誤入窮巷, 他才有機會和空間與這個真的如影子般纏繞著自己多年的「失敗」來個對話.

在迷路的時刻, 黑暗的角落, 剩下自己一個人, 他回到自己, 重新看見「失敗」. 他更和被自己遺忘了的本質—勇敢, 好奇心, 洞察力—重逢了.

他眼睛看清晰了; 心眼也明了.

頃刻, 在他的左邊, 一條小支路映入眼簾. 他站起身就往裡面走, 一條直路, 不消一分鐘就輕易走出來了! 他驚訝不已, 昨晚完全沒有看見, 出口竟然就在眼前.

|回歸根本, 出路就在咫尺間.

他環顧四週, 看見一道橋, 按著路線圖上的指示, 跨過這道橋, 就是他將要下榻的酒店. 在這個國度的旅程有一個不可思議的開始. 他帶著好奇心繼續探索接下來的旅程.

同時, 他心裡期盼回去, 回到他的工作, 他的家庭—這種旅遊剛開始就期盼回家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現在的他心念已轉—在國度另一邊的工作和家庭的問題依然存在,也會不斷出現. 不過, 他再沒有「卡住」的感覺, 感到多了一份希望—「是有辦法解決的」.

 

Copyright © 2014-2018 – InnerSOURCE Counselling & Career Development Centre.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can be copied, used in any form, or posted on the Interne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author. For permission, please contact InnerSOUR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